摘要
【31省经济成绩单公布:山东抢眼反弹】随着1月29日河北省国民经济形势新闻发布会的召开,全国31省份2020年经济成绩单悉数披露。广东、江苏、山东、浙江、河南5省依然牢牢占据着经济总量前五名的位置,其中广东、江苏两省以十万亿量级的水平领跑全国,山东紧随其后,经济总量超过了7.3万亿。在经济增速方面,2020年31省平均增速为2.3%,共有20个省份超过这一平均线。(经济观察网)

  随着1月29日河北省国民经济形势新闻发布会的召开,全国31省份2020年经济成绩单悉数披露。

  广东、江苏、山东、浙江、河南5省依然牢牢占据着经济总量前五名的位置,其中广东、江苏两省以十万亿量级的水平领跑全国,山东紧随其后,经济总量超过了7.3万亿。在经济增速方面,2020年31省平均增速为2.3%,共有20个省份超过这一平均线

  值得关注的是,具有庞大经济总量的山东省,在过去三年推进了一次系统性的“增长改革”,实现了艰难的一跃。这一改革目前已初显成效:2020年山东省即保持了总量上的巨大优势,紧咬广东、江苏两省,同时在时隔两年后,经济增速重新超过31省平均线,达到3.6%,进入全国前段班。

图片

(制表:经济观察网)

  此外,在产业结构,增长动力方面,山东省出现了一系列的变化,这也为其下一步增长奠定了基础。

  2020年山东成绩单

  山东省统计局公布,2020年山东省全年实现生产总值73129.0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比上年增长3.6%,其中,四个季度累计GDP增速分别为-5.8%、-0.2%、1.9%、3.6%,呈现逐季回升的态势;增速分别高于全国1.0、1.4、1.2、1.3个百分点,复苏进程快于全国。

  山东省统计局在解读中认为,2020年山东省经济经受住了疫情冲击,不利影响有序化解,积极因素加速聚集,增长动力有机转换,经济运行呈现全面恢复、稳步回升、逐渐向好态势。

  山东省不仅实现了整体的亮眼增长,其产业结构在受到疫情影响的2020年也出现进一步调整的趋势。

  分产业看,2020年山东省第一产业增长2.7%,第二产业增长3.3%,第三产业增长3.9%。三次产业结构由上年的7.3:39.9:52.8调整为7.3:39.1:53.6,服务业占比进一步扩大,服务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到55.1%,成为支撑经济增长、转型升级的主导力量,而在服务业中,以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金融业为代表的现代服务业增加值占GDP比重为28.1%,比上年提高3.4个百分点,带动服务业内部结构优化升级,经济复苏动力结构优化。

  工业是山东的传统强势产业。2020年山东省全年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5.0%,比上年提高3.8个百分点。其中12月增长9.2%,连续5个月保持9%以上的增速。41个工业大类中,有30个行业增加值实现增长,增长面达到73.2%,比上年扩大24.4个百分点。

  其中新一代信息制造业、新能源新材料产业、高端装备产业、高端化工产业增加值分别增长14.5%、19.6%、9.0%和9.5%,分别高于规模以上工业9.5、14.6、4.0和4.5个百分点。高技术制造业实现增加值增长9.8%,高于规模以上工业4.8个百分点。

  产业结构优化的同时,山东省的经济增长动力也在2020年出现了进一步的优化,其中消费的强劲是一处显著迹象。

  在疫情影响下,2020年山东省全年实现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29248.0亿元,基本恢复至上年水平,好于全国3.9个百分点。其中乡镇的消费市场增长快于城镇1.7个百分点,限额以上体育娱乐用品类、文化办公用品类零售额分别增长9.3%和13.4%,这显示了其消费增长在城乡市场协调发展方面的均衡性以及消费的结构性优化。

  固定资产投资方面,2020年新兴产业投资力度加大,其中“四新”经济引领产业发展,全年投资增长18.7%,占全部投资比重为51.3%,比上年提高6.5个百分点;战略性新兴产业投资支撑新增长点新增长极,全年增长15.4%。

  新旧动能转换初见成效

  2018年1月,国务院正式批复《山东省新旧动能转换综合试验区建设总体方案》,由此,山东省来开了一场至今持续三年的系统性改革。

  试验区设立之时,山东省曾一度被认为经济增长潜力减弱,恐有“掉队之危”,在转型的阵痛期中,山东省经济增速连续两年低于各省份平均增速,这更印证了上述的观点,但这些并未削弱山东省转型的决心,围绕培育新增长点、形成新动能,山东省坚决推进这场自上而下系统性的改革。

  山东省委书记刘家义强调:“没有高质量发展,一切都等于零”。

  基于山东省的经济特征,这一场系统性改革在化解过剩产能和淘汰落后产能、培育壮大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改造提升传统产业等方面逐步推动,为此一系列经济、社会、科技领域的改革政策陆续释出。

  至2020年,山东省新旧动能转换已经初见成效。

  2020年山东省大力压减焦化、地炼产能,累计关停化工生产企业超过1500家;改造提升传统动能,累计实施投资500万元以上工业技改项目超过7万个,工业技改投资增长17.6%,一大批龙头骨干企业率先走上高端化、智能化、绿色化发展之路;在培育新动能方面,2020年山东省“四新”经济占比超过30%,互联网、软件信息技术等高端服务业营业收入保持两位数增长,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新材料等“十强”重点产业规模迅速提升,发展势头强劲。

  山东省“阵痛”的意义并不局限于本省,2018年批复的《山东省新旧动能转换综合试验区建设总体方案》中提出“山东经济结构与全国相似度高,典型示范性强”,同时也提出了2020年“取得一批可复制可推广的新旧动能转换经验”的目标。

  换言之,山东的问题也不仅仅是山东的问题,山东的改革成效也不仅惠于一省,其改革路径也将为中国多个具有类似经济结构的省份提供经验。

  2020年山东省交出的经济增长成绩单或许可以为“新旧动能转换”这一大命题提供一个小结。

  这一改革还将在山东省继续推进,并不断在山东省释放新的增长潜能。按照上述方案,到2022年,山东省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占地区生产总值比重每年提高1个百分点以上,研究与试验发展经费支出占地区生产总值比重由2016年的2.3%提高到2.7%左右。

(文章来源:经济观察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